公司新闻

传递集团发生的公布信息

从北京大学到水立方,再到广州大剧院,得出这些结论

返回

发布日期:2018.05.24 21:56:00

928

 

上善若水,

在方法方,在圆法圆,纳百川,而润万物,

活水之源,育德为本;

集水之势,潮起云涌;

摄水之魂,谦和无争。

 

从北大的青春理想,到水立方的未来趋势,

再到广州大剧院的平视世界,

是生长,也是回归。

 

珠江投资携手拙见举办

“珠江投资1/4世纪”系列活动

 

 

                              走进北大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水滴石穿,水没有思想没有智慧,滴得够久够久,石头都会穿,何况我们是活生生的人。

 

                               一个人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不见得能够获得理想,但是在追求理想的过程中你能获得很多出人意料的收获,

                           这是没有理想的人和没有追求未来图景的人不可能得到的。

                                                                                              ——《做一个有未来感的青年》袁岳

 

                               田延友:如何辨别演讲者讲的是鸡汤还是干货?

                               袁岳:三天后还能记得的一定是干货,回家就忘掉的一般是鸡汤。

 

                               田延友:传统文化如何才能让未来的年轻人非常愉悦地去接受?

                               袁岳:传统文化当中真正棒的东西是激发人的生命力。要把传统文化里面这种精髓和超当代的文化碰撞、刺激,

                           就能产生出无限的创造力。

 

                               田延友:您认为什么是真正的热爱?

                               袁岳:是你愿意为它付出代价。

 

                               及时考虑我们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们自己对幸福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应该花时间学那些跟专业没关系的,可能看起来跟我们以后专业要做的事情没有直接用途的事情。

                           但是我们可以系统性地去学它,然后通过不同东西的学习架构成为自己和整个世界的世界观,对整个世界系统的思维,这是非常重要的。

                                                                                                      ——《青年如何适应未来世界》黄征宇

 

                               田延友:您认为美国人定义的成功跟我们的区别是什么?

                               黄征宇:每个民族都有它的文化,比如中国看重过去,像龙的传人,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而美国人看重未来,

                           他们的蝙蝠侠、美国队长等等生活在未来。这是两个民族的规划,一个是过去,一个是未来。

 

                               田延友:您认为目前中国国内的情况,哪个城市最有可能跟美国硅谷势均力敌甚至超越它?

                               黄征宇:美国硅谷有个特点,这个点如果中国赶得上的话不得了,那就是硅谷凝集了世界上最精英的人才,

                            我不否认中国有聪明的人,但是哪一天能用到最优秀的人,还能凝集世界上最优秀的人,那中国是无敌的。

 

                               跨年盛典

                               上善若水·大趋势

 

 

                              有些人对技术充满抵制,有些人认为技术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危险。但是大家都要知道,技术是可以用在好的方面,

                          当然也可以去作恶。所以我们的社会是需要有责任的,要让它给地球上所有的人造福,而不是给一个人牟利,这是非常重要的。

                                                                                                         ——《未来的科技》史蒂文·霍夫曼

 

 

                              田延友:您认为有哪些近在咫尺的技术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霍夫曼:在很近的未来,我们会看到很多在区块链上的技术会发展,区块链不止是比特币,它可以用于很多其他的业务、去解决其他问题。

                           例如AI技术,AI技术在娱乐、金融、医疗行业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投资方面也是,还有其他一些在2018年也会大放异彩。

 

 

                              田延友:您觉得术业有专攻,如果一直自己做擅长的事,脱离技术是不是也有获得精彩的可能?

                              霍夫曼:这要看你是做什么的,如果你站错了地方还原地不动那你会被落在后面。坦率地讲有一些领域会被技术完全替代,

                          你不必呆在原地,你必须被推着裹挟往前走。

 

                               人应该做什么?一定要做机器做不到的事情,一定要学机器完成不了的工作,一定要讲人独一无二竞争的优势。

 

                               我们发现聪明的人一定是憧憬未来的,有病的人是怀念过去的,年轻的人是向往未来的,老人是怀念过去的,

                           由此可见,憧憬未来是人类几千万年进化历史选择的独一无二的能力,这种能力让人活得好、活得开心、活得快乐、活得积极。

 

                               人独一无二的价值,我们有满满的幸福感,我们对未来的憧憬感,我们做一个事情能够感到愉悦、积极、快乐,

                           还有一个取代不了的能力就是意义感。

                                                                                                      ——《人工智能取代不了的能力》彭凯平

 

 

                               田延友: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性是成熟了还是落后了?

                               彭凯平:未来一定是具有远瞻的人决定的,不是由落后的人决定的,在座的人应该有一种情怀,我们真的要敢为人先,

                           真的要做这些美好的事情。

 

                               田延友:现在很多人质疑中国的教育,您觉得这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问题?

                               彭凯平:两方面都有,任何事情都是内外兼并的,不是一个外在的问题也是一个内在的问题。

                               要经过一些时间,才能让我们认识到这些潮流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影响到我们所处的环境,实际上我们需要的是时间。

 

                               信息获得从来都不是真空的,我们不是一张白纸,所谓的过滤器是理智的、社会的、政治的、文化的、地理的环境。

                                                                                                      ——《如何掌握大趋势》奈斯比特夫妇

 

 

                                田延友:您的书后有一张图,描述了中国整个历史发展,

                            作为中国人都特别关注中国在未来大趋势中的位置及未来成长空间及跟我们个体之间的关联度。

                               多丽丝:你可能已经意识到中国现在在历史上以及现在所发挥的作用,但是在西方人们不是很了解。

                           对西方来说中国只是一个刚刚兴起的国家,但这个图是给大家一个全景,让大家看到未来的潜力。

 

                               田延友:您认为如何找回中国教育的自信?

                               约翰:中国变成一个学习型社会,这个对于中国来说非常重要,对于中国教育体系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25周年庆典

                               平视这个世界

                               仰视不是自觉的角度,因为仰视会高山仰止,仰视会有敬畏感,而平视在政治学的领域里面,

                           平视多少带有一种彼此尊重,地位平等。平视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态度和修为。

 

                               对于弱势的族群,我们对这样一个族群和群体的平视其实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

 

                               平视是我们的世界观我们的方法论,也是我们为人处事的细节。平视自己的内心,你才能平视这个世界。

                                                                                ——《平视自己的内心,才能平视这个世界》杨锦麟

 

                               田延友:您最向往的幸福是什么?

                               杨锦麟:我想幸福首先不是在物质上的得以满足,可能每一个人都要有精神世界的追求,要有自己真正意义的信仰,这就是幸福的追求。

 

                               田延友:您觉得平视这个世界是当下的大趋势吗?

                               杨锦麟:我相信不仅是在中国,在走向新时代的当下,不仅是我们的掌舵人要平视这个世界,

                           14亿中国人民也应该学会平视这个世界,但最重要的是平视自己的内心。

                               我们一定要想想别人的优点,看看别人的优点,想想自己的缺点,然后修正方向,努力前进,

                           一起来平视这个世界,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在这个网络的世界里,越来越发达,每一个人都因为时势造英雄会找到自己的定位,所以我们都必须见怪不怪,

                           平常心来平视这个世界,苦中作乐,自得其乐,知足常乐,为善最乐。

                                                                                                  ——《看看别人,想想自己》康康

 

                               田延友:您认为平视这个世界的根在哪里?

                               康康:我觉得就是从自己本身做起,所以平视世界的根就在自己本身。

 

                               田延友:另一个问题,如何才能强颜欢笑不被生活击垮?

                               康康:苦中自乐,自得其乐,如果可以的话,就是知足常乐,到最后就是为善最乐,帮助大家,你的心情好,

                            就会每天觉得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对于我来说,它不是理论,不是一个信念,我指的什么信念?就是我们会坚持平视一定得建筑在这样的基础之上,

                            就是会相信,会确信,所有的人在权力、人格上是绝对平等的,当然不是说现实生活中,而是在信念中应该绝对平等,

                            而且绝对应该相互尊重的,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个话题是非常严肃的,是高贵的。

 

                            而这些隐性的不平视,我和许多人共同参与其中,只是我们不愿意正视罢了。所以反省自身,我才觉得是平视的另外一个层面现象,

                        它不是愉快的,轻松的,与自己对话的,它是一个真的不舒服的反省过程。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愿意跪下去》何依工

 

                            田延友:如何让毕业于您的学校的毕业生,平视清华北大?

                            何依工:我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办法让陕西师范大学的学生和我民办三本大学的学生跟清华北大一样,

                        所以我们就只好幻想它,希望有一天可以真正实现平等,我愿意跪下去。

 

 

友情链接:博乐彩票平台  迅雷彩票  聚富彩票注册  万利彩票官网  聚富彩票官网  98彩票官网  大发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